品道庄文强:没有麦兆辉 一个人做导演会放肆一点

时间:2018.10.04 来源:yuandejx电影网 作者:柯诺
品道电影庄文强:我必须让观众有惊喜 时长:06:22 来源:电影网

品道电影庄文强:我必须让观众有惊喜收起

时长:06:22建议WIFI下打开


yuandejx电影网专稿 上映4天,《无双》票房已经突破3.29亿,被业内看好,有望成为国庆档唯一一部10亿+的影片;与此同时,影片从上映当天开始,豆瓣评分已升至8.1分,稳居档期第一;毋庸置疑,《无双》已是今年最好的香港电影之一。


2011年,香港电影金像奖30大寿,泰迪罗宾主演的邵氏怀旧武打片《打擂台》《狄仁杰之通天帝国》《叶问2》《剑雨》《线人》等大片围剿下突出重围,获得最佳电影。


《打擂台》获第30届金像奖最佳影片


外界认定是“大爆冷门”,港人自认是“回归本位”。

 

当晚,庄文强王晶许鞍华手里接过最佳新晋导演奖。左手“商业”,右手“文艺”,颇有综合一体的传承意味。

 

他的这部《飞砂风中转》,解构致敬了刘伟强《古惑仔》系列,也嘲弄调侃了自己的编剧作品《无间道》。




8年前,他和刘伟强、麦兆辉以“铁三角”组合推出《无间道》,横扫金像奖7项大奖,创了票房奇迹,也再现香港电影的昔日荣光。



不过,终归是昙花一现。

 

尽皆过火,尽是癫狂,香港电影的狂潮褪去,可新老电影人仍不服输,还以最地道的方式深情怀缅曾经的港片年华。

 

获得最佳新人导演奖时,庄文强曾说,“香港电影真的很好看啊,我真的很喜欢香港电影!”,他还说,“我会再拍一些很香港的香港电影”。


8年后,他独挑大梁,导演新作《无双》港味十足,植入《英雄本色》《辣手神探》,再现发哥银幕经典。

 

“港片已死”“北上合拍”,这几乎是这十几年来香港导演在内地必须面对的话题。这回采访,小电君有意规避,但庄文强还是不经意间说了这么一句:

 

 “我有点很不服气,常常说港片死了,港片死了,我都没死,港片怎么会死啊!”


 

庄文强身上有很多“意想不到”。

 

他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却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小时候被父亲送进国语小学就读,时至今日,他不仅是导演和编剧,还是香港的一名国语配音师。



为《无双》周润发配音的正是他的同界好友香港配音大师张济平。张济平的声音也正是“小马哥”的声音。


庄文强小时候一度被妈妈误认是智障,曾被带去医院测智商。然而,他大学第一年读的专业却是高智商学子云集的物理工程系。



理工男出身,骨子里倒是文青影迷。他喜欢黑泽明的《天国与地狱》,基耶斯洛夫斯基的《白》,近期最爱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办公室书架上摆的是关于马丁·斯科塞斯、罗伯特·德尼罗那群新好莱坞电影家伙们的书。

 

大学第二年,庄文强隐瞒家人,怀着满腔热血转学到香港浸会大学读电影。



有同学问他,你将来要在电影行业里做出什么成绩?年轻的他斗志昂扬,“我要超越史蒂文·斯皮尔伯格 。”不过他也暗自心想,只需斯皮尔伯格百分之一的功力,也能闯出个名堂。

 

电影这条路,就是逆流而上的路。

 

毕业后,他在电视台做宣传部门的编导,快要升职的时候他又辞职跳到电影公司写剧本,剪预告,做幕后特辑。



“我一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就想通了,因为我很喜欢片场这个地方,那时候我就问自己,我到底愿意为留在这个地方做什么事情,我自己的回应是,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哪怕做一个长工,道具师傅,或是服装师傅,反正什么都行。”

 

香港电影人的精神是什么?是学徒精神,是一股什么都愿意做的草根式的拼劲。 

 

庄文强就在电影圈里摸爬滚打,从底层一路升到了顶层。


在他眼里,年轻电影人往往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喜欢电影还是喜欢拍电影就匆匆入了行。

 

“有些人很喜欢看电影,有些人很喜欢聊电影,有些人很喜欢研究电影,但是不是很多人喜欢拍电影。必须要搞清楚你是喜欢哪一部分,如果是喜欢拍电影,那就可以在这个行业去干事情了。”



拍电影也不仅仅是拍电影,“10%的工作才跟拍电影有关,90%的都是招呼其他人。”

 

所以做电影,除了耐心,还得有不受干扰的超强定力。

 

 

说起庄文强,不离麦兆辉。“麦庄”这个导演组合勾连起了整个后港片时代。

 

他们俩最早是在1995年有过一面之缘。麦兆辉是陈木胜电影《欢乐时光》的副导演,庄文强负责剪片花,交接素材的时候结下短暂交情。


 


之后他们各奔东西,麦兆辉继续做副导,拍低成本小片,庄文强则埋头苦写剧本。直到2001年电影《愿望树》,两人才迎来第一次合作。


《愿望树》的故事原型就是《无间道》,创意来自麦兆辉。一个警匪卧底故事和陈木胜聊着聊着就成了爱情小品《愿望树》。


 


杜琪峰和马伟豪都听过“麦庄”讲述《无间道》的故事梗概,回应都是点点头,“很好啊”,就都忘了这事。 

 

写完了剧本,他们俩抱着不开拍就退出电影圈的决心上交给刘伟强。刘伟强看完剧本,立马通知到麦兆辉:这将是一部A级大制作,梁朝伟和刘德华来做主演。


 

《无间道》剧照


《无间道》从此改变“麦庄”的命运。

 

虽然庄文强是编剧,但他在片场全程参与拍摄,像个新导演一样跟着刘伟强,一路摸透了电影美术、灯光、摄影各大工种部门。

 

拍完《无间道》三部曲,他和麦兆辉、刘伟强又接连合作了《头文字D》《雏菊》和《伤城》。



两年后,“铁三角”分道扬镳,“麦庄”二人升起大旗。


不是兄弟,但有胜似兄弟的默契,他们合作导演的《大搜查之女》《窃听风云》三部曲、《关云长》《听风者》接连推出,质量都保持一定水准。



港片式微,他们转以两地合拍片注入活水涌流。如今,他们就是香港电影界的中流砥柱。

 

谈起合作,庄文强形容麦兆辉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比方说我们骂副导演,他直接就讲脏话骂了,而我会绕个圈去跟副导演说,我就是常常会绕个圈去做事的人。”


 

庄文强和麦兆辉


一个直接,另一个委婉,两人性格互补,对电影的各自追求也在合作中消磨、平衡。

 

麦兆辉喜欢走双雄硬碰硬的路线,而庄文强自认就喜欢各种剧情上的反转再反转,“以前跟他合作的时候,一个反转,两个反转,他就受不了了。”

 

他还透露自己喜欢“魔幻写实一点的东西”,“如果你有留意我们的电影,常常会有人突然间在谈话的时候就唱歌”,这是他的,也是他和麦兆辉那种硬汉风格的区别。



《无双》是庄文强独自做导演的第二部影片,相比小成本的《飞砂风中转》,现已升级为大片级制作。

 

没有了麦兆辉,庄文强形容这种单打独斗的感觉是“会孤独一点,但是会放肆一点。”


放肆之处很明显,庄文强就在《无双》里肆意书写连续反转的叙事诡计,而麦兆辉第一次看完这个故事就自认没感觉,甚至表示这样拍电影太危险。


 


由于他们俩积压的片约实在太多,麦兆辉就自己一人转去拍摄《廉政风云》。


 

《无双》的创作源于庄文强口中说的两次“童年阴影”。


片名取自1981年的神怪电视剧《无双谱》,而真画和假画的概念则来自他小时候第一部看得懂的电影——奥黛丽·赫本主演的《偷龙转凤》。


电影《偷龙转凤》


也是源于《偷龙转凤》,他的编剧路数总是强调着戏剧的逻辑性。

 

庄文强举例,好的故事应该就是先讲一个悲剧,讲到最后变成一个喜剧,“我的戏剧逻辑就是必须让观众有惊喜,我不可能让观众从头到尾的心跳只是一次。”

 

所以,高智商犯罪心理和反转再反转的戏码,才在他的编剧作品里不断出现。


《无双》的剧本写在《无间道》之后,《窃听风云》之前,剧本拖了十年才拍出。


 


一是《无双》过度依赖结尾反转,让投资方有所顾虑,“大家都说,你怎么可能设这样一个局,不企求观众剧透,剧透了就会影响以后的票房”;二是港片的传统拍法是一边拍,一边改剧本,但《无双》牵一发而动全身,“要是改了一点,整个剧本结构就崩溃。”


但是庄文强坚定不移,“香港年轻人就说,剧透就是‘死’全家嘛,大部分人也会自己避免去看剧透” ,“观众应该是一直进步的,其实现在观众也很聪明啊!”

 

一直到2013年,于冬才接下这个本子,郭富城也是一口答应出演,并帮他联系周润发。

 

庄文强很坦白,其实《无双》一开始就是为周润发量身定制。



“我是周润发的影迷,《卧虎藏龙》以后,我一直在等周润发的一个好电影,我等不到。为什么我会拍这个电影,也就是我看到人家拍不好,我就想我自己会怎么拍。”

 

电影里,周润发双手掀开衣服露出炸弹的场面,可见《英雄本色2》;飞跳持起双枪扫射,那是《辣手神探》;为父报仇的桥段更与《英雄本色3夕阳之歌》相似……


值得一提的是,在预告片中,发哥重现《英雄本色》里小马哥美金点烟的经典动作,但正片却没有出现。


庄文强证实,这个画面就是在片场临时起意拍摄的,“拍的时候其实发哥也有点犹豫,而且他也戒了烟,有点抗拒拍吸烟镜头,”因为最后只用作预告使用,周润发才欣然同意。


 


郭富城饰演的李问以自我想象杜撰了发哥饰演的画家吴复生,庄文强透露,他正是以解构的方式来讲《无双》这个故事。


因此,这部电影仅仅是在拼贴回顾发哥的经典银幕秀吗?

 

庄文强说,“我都没死,港片怎么会死?” 他也说,“其实我就是李问,是在怀缅一种过去的光辉,但是我也深深知道那些光辉其实都是假的。”


 


所以是否,庄文强借《无双》再说了这么一句:港片从来就不曾死去,它本就是一场众人臆想的虚幻泡影?

文/柯诺

系红裤带的女人
剧情

系红裤带的女

深入了解大山女人

影
动作

张艺谋之匠心回归

极盗车神
动作

极盗车神

爆燃大片极速危情

捍卫者
剧情

捍卫者

英雄许国不必相送

神话
动作

神话

成龙金喜善跨世恋

妈妈出差的夏天
剧情

妈妈出差的夏

大爱人间温暖心田